络绎高原“禁区” 芳华之翼这样镶嵌在白云间

络绎高原“禁区” 芳华之翼这样镶嵌在白云间

军旗猎猎,热血沸腾。于光彤 摄

10名被困人员成功获救。于光彤 摄

这是一支顺应时代、负重起飞的新式作战部队。

这是一支敢于创新、攻坚克难的空中突击部队。

这是一支对党忠实、服务公民的抢险救灾、应急援助部队。

初冬,高原某地寒意刺骨,新疆军区某旅数架直升机闻令起飞,高空极限飞翔、户外场所起降、滑跑起落飞翔等高难课目同步打开。

直升机巡航在冰川雪岭间。于光彤 摄

此刻,直升机舱外温度在零下数十摄氏度,飞翔员亲近重视机载外表和气候改变。通过数十分钟的飞翔,直升机抵达指定空域。但是,直升机高度上升至海拔5000米时,副驾驶呈现缺氧胸闷的状况,为了确保飞翔安全,机长当即提示副驾驶戴上氧气面罩。

“高空极限飞翔,不只检测着飞翔员的飞翔技术,更检测着飞翔员的心理素质”,飞翔员张雄说道。

跟着高度不断上升,直升机呈现异常的波动,此刻的李宏斌镇定判别:“直升机会到了强气流”。剧烈波动中,飞翔员紧紧抓住操纵杆,机长提示副驾驶时间坚持好直升机飞翔状况。

直升机巡航在阿里高原。于光彤 摄

终年络绎在高寒区域执行使命,遇到突发状况反倒是“常事”。通过数十分钟的飞翔,直升机穿过气流扰动区,飞翔也变得平稳,飞翔员悬着的心也逐渐安靖下来了。

夜间滑跑起飞。于光彤 摄

络绎“生命禁区”,应战“逝世航线”,他们不断打破极限练习条件,锻炼部队高海拔杂乱环境下的全天候作战才能,为的便是锻炼打胜仗的身手。不惜一切代价完成使命,是每一名官兵坚决果断的挑选。

直升机圆满完成运送使命,离别时官兵们向飞翔员还礼。于光彤 摄

机群归航。于光彤 摄

迎着变革强军的春风,该旅官兵一次次在雪域高原起航,用芳华之翼拓荒出新航线,把对党的忠实镌刻在空天战场,锻造出能征善战的“天山雄鹰”。

Write a Comment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